2023年10月26日

90后“社恐男”转行“犬类行为调整师”月入上万

作者 admin

每天早上,当阿松打开训练营的门,就像打开了一个小小的世界,随着开门声音响起,一群品种大小各异的汪星人兴奋地向他扑去,像小孩子一般和他亲热地打闹。抚摸着它们温暖光滑的皮毛,阿松心里一股暖流渐起。

“狂躁、易怒、嗜眠、癫痫、过食”在一个多月以前,这些狗狗有着各自严重的行为问题,由于这些问题,它们有的被主人嫌弃甚至抛弃。通过不同的渠道,它们被送到了训练学校来,阿松就成为了它们的行为调整师。

近年来宠物经济热度不减,我国宠物市场正迎来高速增长期,行业规模已达数千亿元。蓬勃发展的宠物行业,也催生出各种行业里的新业态、新服务。“再穷不能穷教育”,其中宠物行为调整师一职也悄然兴起。

“狗狗和主人就像家长和青春期的孩子,而宠物行为调整师就是他们沟通的桥梁。”7月13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天府新区的Igo宠物训练营,听阿松讲述与狗狗结缘的奇妙故事。

走进位于成都市天府新区的Igo宠物训练营,这里占地3亩,包括阿松在内有三个训练员,还有游泳池、操场、训练室、休息室,俨然是一个小小的学校。

“你喜欢你的小狗吗?如果它随地大小便或者乱咬人,你会不会遗弃或者把它送人?”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阿松正在训练营的室内给一只边牧进行犬行为评估,他忽然对记者提出了这个“灵魂拷问”,而正是这个问题,成了他选择这个职业的初衷。

今年28岁的阿松来自新疆,在成为调整师之前,高中毕业就进入社会的他做过很多份工作,卖保险、做帮厨、做自己的小生意,赚过钱也被合伙人坑过,性格内向不善于交际的他也曾为自己的未来感到过迷茫。

一切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的一个平常的清晨,这天阿松无意间看见一只流浪狗,浑身泥泞,脖子上还戴着项圈。邻居告诉他这只狗原本很受主人喜欢,后来因为忽然变得很狂躁,晚上总要吠,主人睡不好,就把它扔出去了。

“我当时大惑不解,原本那么喜欢,结果因为一点问题就把它丢了,狗狗内心该多难过啊。”这让从小就喜欢狗的阿松忽然灵光乍现,既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为什么不去从事与小狗交流的职业呢?通过招聘网站他真发现一些宠物训练师正在招聘学徒,对学历的要求也不高,非常适合他。报名之后阿松便收拾行李,孤身前往北京参加培训。

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显示,平均每5户中国城镇家庭,就拥有一只猫或狗。2021年宠物服务各业态渗透率均较2020年增长迅速,其中城镇宠物培训渗透率比2020年增长了116%。

这意味着,有更多的狗狗像学生一样,开始去学校上学。这也让阿松产生了经营属于自己的宠物训练营的想法。

同年,阿松离开了北京来到成都,和合伙人用身上仅有的5000元钱在一个小区内租了一室一厅的小套间作为自己的工作室,在社交平台发广告接生意。

近三年来,在阿松和团队的努力下,从创业之初的小工作室发展到如今3亩地规模的训练营,阿松计算除开场地租金等费用,目前每人每月到手的工资有一万多。“我本来也比较社恐,比起人更喜欢和狗狗打交道,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挣钱,每天都很开心。”阿松说道。

“狗狗刨土是自我减压的方式”“狗狗吃粑粑是因为身体缺乏维生素”“狗狗的共情能力大于90%的男人”“狗狗的汗腺在脚底,剃毛不会让狗狗凉爽”“大部分家养的狗狗都害怕一个人在家里”在采访过程中,阿松不断给记者科普一些关于狗狗的有趣冷知识。

阿松介绍,自己每个月大概要训练20只狗狗,3年以来他处理的宠物行为调整工作超几百起。那些狗狗有些是阿松自己在街上收养的流浪狗,有些是主人付费送来的,训练周期1-6个月不等,训练费用1000-5000元之间浮动,视狗狗的行为问题严重程度而定。

“行为问题有很多细分,比如沟通交流行为问题有过度发出声音、过度顺服、用尿标示领域等。”在接受训练之前,阿松都会给每只狗做行为评估,对症下药制定专门的训练方案。

他举例曾经遇到过一只小泰迪,养了多年却仍旧会咬主人,饲主头疼的同时也很挫败,不得已把它送来训练营。“动物的每个动作一定是想要表达它的感受。”阿松观察发现,狗主人时常喜欢把狗抱用力地搂在怀里,同时喜欢拍打它的脑袋。阿松认为,“这就让狗狗长期处在这种生活压力下,和主人待在一起就会紧张害怕,所以才有这种应激行为。”

针对以上现象,阿松通过针对性地给狗狗放松,让狗狗逐渐对主人放下戒备。“要让它对你重新建立依赖,平时多抚摸,并且有奖惩制度。”他举例,比如狗狗做对了就奖励它,做错了小小惩罚一下,而当它做好一件事便得到了甜头,潜意识便会形成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而且不要把食物放在地上或在碗里,而是放在手心上喂它,狗狗会和你越来越亲近。”

“从专业角度来看,培训让宠物学会符合人类生活的规则体系,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才能减少矛盾,更融洽地同人类生活。”阿松说。

作为“宠物友好城市”的成都,养宠消费理念比较超前。据媒体报道,在宠物行业类别方面,成都走在了全国前列,除了最基本的宠物商店、宠物医院,还有宠物酒店、宠物公园、宠物殡葬等。据估计,成都2022年的宠物经济规模近100亿元,近年年增长率普遍在30%以上。

阿松告诉记者,目前自己的主要客户群体是90后和00后,“大多数是未雨绸缪,在狗狗还比较小的时候送来培养好习惯,狗狗已经出现问题送来训练的数量比重在持续下降。”

不通过“体罚”等传统训宠方式的理念,越来越受到年轻养宠人群认可,这样的趋势也让阿松对该行业充满了信心。

对于未来,阿松认为行为调整不光要用在宠物。“一段关系出现沟通障碍,有问题的绝不止一方,所以狗主人也是需要亲子培训的。”

阿松介绍,纠正宠物的错误行为,首先要改正饲主的养宠观念。“我们一般会建议主人以“亲子培训班”模式跟着宠物一起来训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去教主人怎么做,主人回去以后自己进一步训练,改变宠物行为同时也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和观念。”

同时对于该行业的暴涨,阿松也感到一丝担忧。“现在宠物市场有很多的资本进入了,但是行业内收入可观导致大量非专业人士入场,培训环境因此鱼龙混杂。”他注意到目前有很多人员只理解了皮毛便开班授课,最终污染了健康的培训环境,因此未来行业的发展和调整师的专业性也需要进一步地慢慢规范。

对于做好一名犬类行为调整师最重要的是什么?阿松认为除开过硬的专业知识,合格的调整师一定要有一颗热爱宠物的心。“狗是很有灵性的,如果没有爱心,狗狗就会怕你,如果带有那种暴躁的情绪,会把你的情绪传递给狗,所以这只狗是训练不好的。当你看到狗狗在你的训练下变得越来越好时,这种成就感就是这份工作坚持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