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0月20日

“无害化处理”狗狗风波:更多宠物的悲惨命运刚刚开始

作者 admin

我个人并不养的,对宠物也没有太深感情。不过,我还是挺赞同一句话:对待宠物的态度,是文明的一种尺度。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一年多里,人类的文明数值,出现了山体滑坡。全世界的大量宠物,忽然陷入悲惨境地。

早前有哈尔滨三只宠物猫,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被安乐死;最近,江西上饶又发生了对宠物进行“无害化”处理的风波。

具体经过是,一位女士应防疫要求,到酒店隔离。由于无法携带宠物,她不得不将自己宠物狗留在家中。结果,防疫人员到其家中进行环境消杀时,直接将留守的宠物狗打死。当地街道在官方回应中称,这是对宠物狗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这类事件频繁出现,其实是当下宠物问题的一个缩影。深陷新冠大流行的当下,与人类关系密切的宠物,同样受到了很大伤害。

疫情隔离时期,很多人曾靠着宠物度过了孤独、压抑的日子。有些人甚至说,如果不是这些“毛孩子”,他们可能熬不过漫长的封锁和隔离。

七个月大的“万花筒”就是其中之一。这条小腊肠犬是在疫情高峰期被收养的,但现在,它只能缩在新奥尔良一家动物救助站的笼子里。

“以前,每天24小时,每周7天都有人陪她玩,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救助站主任米歇尔·英格拉姆说,“现在他们都回去工作了,她心想,‘你们以前整天都在陪我玩的,现在我该怎么办?’所以一些不良行为就出来了,她就被(原主人)送回了我们这里。”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数字,”英格拉姆告诉福克斯新闻。“我们的宠物弃养数量已经翻了两番。”

英格拉姆说,她每天要拒绝10至15只被送来的宠物。除了狗,还有猫、鸟、马、蜥蜴,以及其他动物。

“我们这里已经装不下了。”她说。“救援组织不停地往我们这里送被抛弃的宠物,因为人们终于能出去度假了……还有些收养了宠物的人,又把它们退了回来……”

“我们多少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洛杉矶Wags and Walks收养中心的工作人员克洛伊·埃斯佩里奎特对路透社说。和新奥尔良一样,Wags and Walks也已经超负荷了。

疫情带来的恐惧、孤独和寂寞,使很多人格外渴望动物的陪伴。根据美国防止动物协会(ASPCA)的数据,自疫情暴发以来,已有超过2300万美国家庭购买了宠物。在英国,因为宠物数量“前所未有”地猛增,超市里的猫粮和甚至卖断了货。

根据Best Friends Animal Society的数据,与2020年相比,美国宠物弃养的数量上升了82.6%。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今年7月的一项调查发现,全美约20%的主人正在考虑为他们的宠物找一个新家。

英国广播公司(BBC)今年10月报道称,一家英国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说,一些狗主人打来电话,假装自己的宠物是一只流浪狗,或者直接把狗带到救助中心,声称他们发现有狗被遗弃了。

一岁大的麦琪是一条英国牧羊犬和金毛猎犬的串儿,它被当作流浪狗收留了。但第二天,工作人员就在一个二手交易平台上看到了一个不久前发布的广告,发现有人正在出售它,售价500英镑。

这些主人还算是相对负责任的。Wags and Walks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刚刚发现救助站外面的栏杆上拴着一只狗,显然是被扔掉的。他们还在台阶上捡到过一盒刚出生的小猫。

这种现象是全球性的。在英国,弃养狗的人数较去年增加了35%,苏格兰南部一家救援中心最近收容的宠物狗数量,是该机构成立15年以来最高的。

《卫报》称,10月底的一项研究发现,英国城市里的流浪猫数量达到25万只,平均每平方公里9.3只,创下历史新高。

韩国动植物检疫局的季度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有7955只宠物被遗弃在韩国的街上,而在第三季度,这一数字飙升至10769只。

在加拿大,动物收容站同样正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们现在有100多只狗在照顾中。”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的潘妮·斯通说。“还有大概200只猫。”

“和其他许多收容所一样,我们非常担心当人们回去工作时,动物们会扎堆回到收容所,而那些还留在家里的宠物,日子也会很不好过。”

“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决定养狗的人,很多都是一时冲动,并没有真正考虑到长期的问题,以及拥有一只小动物需要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家动物救援组织的执行主任阿伦·琼斯告诉《今日美国》。

英国皇家兽医学院今年5月一项调查发现,将近三成的主人是根据宠物的视频做出购买决定的,远高于疫情前的6.6%。四分之一的人把狗抱回了家才发现问题,比如自己对动物过敏。

疫情期间,收养宠物变得更加困难了。有人是因为疫情期间,财务陷入危机,无力承担养育宠物的经济压力。更多的宠物,是被那些因疫情的压力而感到崩溃的人抛弃的。

由于购买和领养宠物的情况激增,很多地区的宠物诊所和服务机构,都不堪负重。一些绝育和接种疫苗的服务不得不一再推后。

“那些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人,发现照顾宠物只是多了一个心理负担。”加拿大的斯通说。“你可能会认为,养只动物能让事情变得好一点。但对一些人来说,情况恰恰相反。”

想象一下,你已经够闹心的了,现在还要照顾狗,它没法出门,只能整天呆在家里上蹿下跳,拉屎撒尿,捣乱拆家,一刻不得安静。狗整天叫唤,邻居怨声载道,你也没觉可睡;狗憋出毛病,你也没法带它去看大夫。这时候,你还想养狗吗?

2020年秋天,田纳西大学查特努加分校的大三学生玛德琳·弗罗斯特从收容所收养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只狗,取名“波士顿”。

“因为疫情,学校里完全无事可做。”弗罗斯特说。“我当时有大把的时间,觉得现在是养条狗的最佳时机。”

不幸的是,这个时机选择得一点也不完美。2021年春天,大学恢复了线下授课,弗罗斯特开始忙了起来,没功夫照顾“波士顿”了。

“他们有一个很好的院子,可以让她在里面玩耍。”弗罗斯特说。“她的新主人是一对退休夫妇,他们可以花很多时间陪她。”

“它们已经习惯了日常生活。它们习惯了有家,有自己的窝,习惯了有饭吃。(被送回收容所)对它们来说真的很可怕。”弗吉尼亚州的救助站工作人员阿什利·罗伯茨告诉BBC。

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湾县(bay county),很多收养机构都应处于超负荷状态。大量遭弃养的动物被送到这里。他们不得不让一些宠物安乐死。

前面提到的,奥尔良动物救助站主任米歇尔·英格拉姆也承认,弃养的宠物越来越多,一旦救助站无法负担,“这种情况的不幸后果是,没人要的宠物被安乐死。”

“在美国,每年有150万只收容所里的动物被安乐死,”洛杉矶Wags and Walks收养中心工作人员埃斯佩里奎特说,其中包括67万只狗。“在Wags,我们每年拯救大约1000只狗。这绝对是不够的。”

疫情以来,韩国的动物收养机构,几乎被掏空了。人们领养了大量宠物,具体统计,到现在,几乎三分之一的韩国人养宠物。

有些人觉得,畜生终归是畜生,扔就扔了,没啥大不了的。但另一些人认为,这不是文明社会该有的行为。

“在这极其艰难的一年里,我们的宠物一直守着我们,给了我们陪伴和安慰,我们应该履行我们收养时对它们的承诺。”Best Friends Animal Society的公关总监埃里克·雷维德对《今日美国》说。

洛杉矶的埃斯佩里奎特也希望潜在的领养者知道,被送回Wags andWalks的宠物并不是“破损的货物”。

只是,光靠呼吁作用并不会很大。今年5月,韩国一个动物福利机构做了一项调查,结果58%的人表示,不断有宠物遭到弃养的原因是,这种行为无法得到重罚。

通过这项修正案,韩国的动物们获得了合法的权利,而监禁、遗弃、忽视或动物,也将面临更严厉的惩罚。

韩国农林部还从10月开始,在首尔地区积极推进宠物登记制度。登记的宠物会得到一个挂在项圈上的垂饰,或在皮肤下植入一个电子微芯片。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如果被发现违反任何与宠物有关的规定,例如遗弃宠物,将面临最高60万韩元(3200元人民币)的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