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27日

直播间花998元买的博美犬没多久就病死了 法院判购犬款须“退一赔三”

作者 admin

直播间里活蹦乱跳的萌宠,送到怀里没多久就“一命呜呼”了,这对爱宠人士无疑是巨大的打击。近日,方女士安葬完遇到上述不幸的宠物狗后,走进松江法院,起诉了宠物店。

2022年11月,方女士在某宠物店直播间被一只博美小狗深深吸引了,大大的眼睛仿佛在召唤她的爱。直播结束后,双方互加微信,方女士向宠物店购买了该只小狗,价格为998元。

宠物店承诺小狗已打完三针疫苗并做了两次驱虫,一个月内包健康,若小狗在一个月内养死了,包赔一只。同时,宠物店还称,在发货之前都会办一个检疫证,办检疫证时会检查狗有无诸如细小病毒、犬瘟等传染病。

当日,方女士支付购犬定金300元。次日,方女士支付购犬尾款698元,并支付了款350元。11月8日中午,方女士收到狗,发现状态不好,站不住也不吃,还拉稀,便将狗的视频发给宠物店,宠物店在微信中称狗可能感冒了,指导方女士给狗喂食并让方女士去购药,方女士按照宠物店的指导操作后,狗并未好转。

当天晚上,方女士带狗到宠物医院检查,经检测,狗有CCV病毒(冠状病毒)、球虫、耳螨,医院对狗进行了治疗,方女士支付了医药费568元。当日,方女士就将狗的检查情况告知了宠物店,并要求宠物店承担一半医药费,宠物店未同意。

接下来两天,方女士继续在宠物医院治疗狗,支付了医药费550元。2022年11月12日,方女士给狗进行了检测,测出有细小病毒,将该情形告知了宠物店,双方沟通未果。2022年11月13日凌晨,小狗死亡。

承受了“相遇即别离”的痛苦之后,方女士立即找到卖家交涉,双方为赔偿事宜多次沟通未果后,方女士以欺诈为由将宠物店诉至松江法院,要求退还购犬款、款,并赔偿二者费用的三倍损失。

方女士称,宠物店向其交付了病犬,至今也没有交付相关检疫证明等。根据消费者权益保第八条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经营者有具体告知的义务,并且详细规定了哪些信息需要经营者如实告知消费者。而《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六条规定了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信息应当真实、全面、准确,不得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行为。

宠物店辩称,收到狗的第一天,方女士就带宠物到医院检查,当时狗没有检测出细小病毒,只是状态不好,可能是在运输过程中天气较冷导致狗有些感冒。至于后来感染细小病毒,有可能是方女士带狗去医院时感染上的。宠物店已经告知方女士,如果按其指导的方法进行治疗,出现死亡则由宠物店进行赔偿,但是方女士执意要去宠物医院治疗。因此,只同意退购犬款和款,不同意支付检测和治疗费用,也不同意承担三倍赔偿责任。

松江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方女士与宠物店通过微信聊天达成购买案涉小狗的合意,双方之间建立了买卖合同关系,方女士支付了相应价款后,宠物店应按约向方女士交付健康状况良好的小狗,然方女士在收到小狗的当日便发现小狗有站不住、不吃、拉稀等现象,当日晚上经宠物医院检查,确认小狗感染了冠状病毒,且存在球虫、耳螨等情形。

宠物店自始未出具涉案小狗的检疫证明,提供的相关免疫证上并无驱虫记录,故宠物店在销售过程中有悖诚信、存在欺诈,方女士以欺诈为由要求撤销双方合同,并要求三倍购犬款的赔偿,依据充分。而检测及治疗费系宠物店交付的小狗不符合约定的健康状况而产生,理应由宠物店承担。款系因宠物店行为造成的方女士合理经济损失,宠物店理应予以退还,但方女士要求对款一并主张三倍赔偿,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据此,松江法院判决撤销双方之间宠物买卖协议;宠物店退还方女士购犬款、款、检测及治疗费;宠物店赔偿方女士三倍购犬款;驳回方女士其余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以信息网络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通过信息网络交付标的的,以买受人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系信息网络买卖合同纠纷,小狗经由外地宠物店委托第三方物流发货运送至方女士位于本市松江的家里,故方女士可在其住所地法院即松江法院起诉,而无需至宠物店住所地法院起诉。

欺诈,是指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行为。欺诈应满足以下四项条件:欺诈方具有欺诈故意;欺诈方实施了欺诈行为;受欺诈方因欺诈而陷入错误认识;受欺诈方因错误认识而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

本案中,涉案小狗在到货时就状况堪忧,虽经积极救治,仍不幸死亡,显然小狗原就身患恶疾,并非如宠物店所称的运送途中偶感风寒。宠物店故意隐瞒向方女士售卖了患病小狗,方女士轻信宠物店作出的小狗健康的承诺而作出了购买决定。因此,方女士有权请求撤销双方之间的宠物买卖协议。